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mine | 27th Aug 2008, 12:37 | 聊音 | (156 Reads)

在dir en grey近一兩年focus on 「鬼佬野」之後, 近來發現日本rock scene的新血中有兩隊值得向大家推介。  

- ナイトメア(Nightmare): 走比較J系搖滾的路線, 推介最近一隻在武道館的live album「極東シンフォニー~the Five Starts Night~@ BUDOKAN」

- ギルガメッシュ(GIRUGAMESH): 主要走nu metal路線, 亦帶JROCK風格。個人來說, 最近兩隻專輯都是極正的, 不妨聽聽。

(2007年2月20日) 對dir en grey每一次的新專輯都有無限的期待。相隔兩載, 在今年二月七日推出的第六張專輯"the marrow of a bone", 他們又進化了。對我來說上一隻專輯"Withering to Death"是絕對經典, 不需要煲, 第一次聽已經十分喜愛甚至到了沉迷的程度, 然後越聽越正, 我可以展時間(好像接近兩個月)不停地loop這一隻碟也不厭。今次的"the marrow of a bone"不比"Withering to Death"遜色, 還是他們進化的完成體。全碟分兩種風格, 一種滲透濃厚沉重nu-metal味道, 以single曲"Agitated Screams of Maggots"和"Clever Sleazoid"為代表作, 另一類則是有著"dir en grey式"jrock味的曲子, 其中以"艷麗的安息, 躊躇中微笑"為我最愛, 慢板的歌曲配以京那醉人的嘶叫聲, 實在太棒。

若說"Vulgar"(第4隻專輯)是他們進化的開始, "Withering to Death"是他們肯定自己路線的經典, 那"the marrow of a bone"就是收成了。限定版附有3隻歌曲的unplugged version, 亦令人聽出耳油, 有著"Macabre"(第二張專輯)時代慢歌的味道。

聽了這麼多年jrock, 他們是我現今唯一看見能令日本rock scene不滅的前鋒。加油!

 


mine | 27th Aug 2008, 12:27 | 小你個說 | (119 Reads)

這晚的雜技表演到達了尾聲, 也是本晚節目的高潮所在。在煙霧中一塊鐵板緩緩升起。在鐵板上是一個漂亮的女郎, 「大」字型的被綁在鐵板上。女郎的面上泛著驚恐的神情。她的頭上放著一個蘋果。

除著煙霧慢慢地退散, 一個矇著眼的男人緩緩地從台後走了出來, 步履不穩, 更差點兒跌了一交。男人手中拿著三把短刀。漂亮女郎似戲亦真地「呀」的驚呼了一聲。

觀眾們都知道這個表演是甚麼, 表演的結果是甚麼, 表演的過程只是娛樂大家的一種手法吧了。男人向著觀眾的方向鞠了一躬, 然後對著女郎的方向, 拿起一把短刀在半空中, 刀尖向著女郎, 似是在瞄準著。但男人是在瞄準著蘋果呢, 還是女郎的心臟呢, 就不得而知了。

啪。男人發了他的第一刀。觀眾們驚呼。

刀, 直插在蘋果的中心, 立時把蘋果切開了兩半。蘋果在女郎的左右兩邊掉下, 掉到地上。觀眾們用力拍掌。

但這個表演不是最後一刀才割掉蘋果的嗎? 還有剩下的兩刀怎樣辦? 頭兩刀不是suppose要製造一些驚險鏡頭的麼? 大衛高柏飛一開始就二話不說變走中銀大廈的話, 又有甚麼好看?

觀眾們都摒著氣息看著男人下一步的行動。究竟這次的表演有甚麼不同的呢? 觀眾們都很有興趣知道。

男人把拿起另一把短刀作「瞄準」。女郎表現出慌張的神情, 好像不知道男人下一步的行動。觀眾們: 「那女的在做戲吧, 怎會不知道的!」「他媽的, 這女的演戲粉爛啊!」

戮。男人發了他的第二刀。

沒有拍掌聲。場內一片死寂。

第二刀, 刀柄沒入了女郎的心窩。對, 心口的正中間。血慢慢地從傷口中流出。

女郎在一瞬間知悉自已的狀況後, 大聲地, 痛苦地慘叫, 同時用力地掙扎著, 想從鐵板上逃脫。但可惜, 如果鐵板上的鎖扣是可以輕易地解開的話, 觀眾就不賣你的表演了。像真度100%的表演永遠是最賣座的表演。但這個也太像真了吧。

觀眾們繼續死寂。不知是誰, 突然在一個角落傳來拍掌聲。拍掌聲越來越多, 最後人人都在拍掌, 吹口哨。女郎繼續痛苦地大聲呻吟和掙扎著。

男人笑了一笑, 拿起第三把刀, 再次向著女郎的方向瞄著。

男人發了第三刀。

戮。

女人的動作和呻吟亦隨即停止, 安靜地架在鐵板上。

第三刀, 不偏不倚, 正正插入了女郎的眉心, 兩眼之間, 只剩柄子在外面。女郎的眼珠凸了出來, 嘴巴張得大大的。血慢慢地流下。

觀眾當中有些人驚呼起來, 但亦有人在拍手。最後大家都在拍, 當中夾雜一些歡呼聲。男人微笑著解開眼罩, 向著觀眾低頭深深地鞠了躬。

---

有時候, 當大家都對某些事情深信不移時候, 就算這事以極度不尋常的方式進行, 大家都會繼續相信這種方式只是虛偽的, 事情本身永遠是對的。

---

謝幕。觀眾都已散去。

男人走近女郎的「屍體」旁, 把三把刀都拔出來。

他輕易地拔出第一把刀, 並把它收起。

之後他要用力才能拔出第二把刀。一拔出來, 血如泉湧, 噴得他整個人都是血。他用自己的衣服把刀稍微抹了一下, 亦把它收起來。

第三把刀, 他要用兩手費盡全身的勁才能把它從頭顱上扯出來。男人向後倒在地上。刀上除了血, 還沾著一些黃白色的, 腦漿。

男人拿著第三把刀坐在地上, 靜靜地望著女郎。這是他第三百六十二次表演了。他總共已殺了三百六十三人, 包括一個預習的對手。為了糊口, 觀眾又受落, 他只有不停地, 每周地, 幹著這種殺人的表演。男人抹乾淨了第三刀, 把它收起來, 然後繼續他每次表演後的善後工作......

---

有些人就是知道

自己在每天做著天大的錯事

但他們不懂得抽身  每天繼續原諒自己

令世界變得更黑暗
(原文撰於2004年12月10日)